长沙视界 长沙生活信息网
湖南
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 > 湖南 > 正文

“直视骄阳”!长沙这群“殡葬人”千里走边境 写下援藏故事

  导语:生死哲学以及关于死亡的思考,历来被认为是“直视骄阳”,它醒目的存在着,却很难直视而不感到灼痛,清明节将至,在长沙有这样一群特殊的“殡葬行业从事者”,千里走边境,在西藏写下了他们的“援藏”故事和梦想。

  神山、圣湖、草原、飞鹰、牛羊……西藏是纯净的人间天堂,放眼望去,全是“天赐有机”的美景,这些令人窒息的美景,随手一拍,都是大片。布达拉、大昭寺、转经筒、多彩藏袍……拉萨是离天最近的城市,城市各个角落都弥漫圣洁的气息,在这个高原城市中,每个人都容易被洗净尘心,内心获得超脱与升华。

  3月6日午夜,一群殡葬人坐飞机飞行了3000多公里,降落在拉萨贡嘎国际机场,他们在西藏待了5天,写下了属于他们的“援藏”梦想。

  引子:西藏方两度邀约 ,催生一个“援藏”梦想

  2017年,盛兰联创CEO李爱兰参与了“西藏日喀则殡仪馆规划建设方案”评审会,当天,西藏民政厅领导及多位全国相关专家出席。一座体量只有几千平米的殡仪馆,其规划方案被现场的专家提出了60多条修改意见,其中还不乏一些基础性问题,面对意见,领导们真诚地“招单全收”,这件事情,让现场的李爱兰女士感慨不已。

  2018年12月初,盛兰联创再度接到西藏民政厅通知,邀请参与评审“区另外一个殡仪馆设计方案”。因与其它工作冲突,这一次,他们未能成行。与此同时,西藏领导来电,表达希望将方案发送给团队帮忙把关一下,“方案能够给你们把一下关,我们心里会更有底。”

  两次来自西藏的邀约,领导们超乎寻常的信任,让李爱兰深为感动,她仿佛听到了雪域高原的召唤,一个深埋心底的种子也破土而出。 2018年12月,盛兰联创主动向西藏自治区民政厅发出申请,愿意无偿地为西藏自治区殡仪馆建设提供规划设计服务。西藏自治区民政厅迅速复函,表示热烈欢迎。

  初到西藏 :团队成员产生高原反应,经历惊险“生死大逃亡”

  3月7日,盛兰联创一行人到达拉萨西山殡仪馆,并了解了殡仪馆运营情况。CEO李爱兰对西山殡仪馆全体干部职工进行业务知识培训,以实操案例为基础,结合视频演绎的讲解方式,让授课生动晓畅,气氛活跃。窗外疾风劲吹,高山衔白雪,室内如沐春风,每个人心中都有暖意。

  3月8日,盛兰联创一行人乘坐9点的绿皮火车,向中国海拨最高的城市——那曲市进发。抵达那曲市已是中午,室外最高温度零下5度,寒风刺骨,呼吸困难。在车上,大家都自觉地呼吸着小罐氧气,以缓解高原反应。那曲像是一位威严的君王,它冷酷地目视着这群不速之客。

  当天,他们在地块现场,共同参与那曲殡仪馆项目选址与建设的研讨,并在那曲市民政局举行了交流会。盛兰联创给项目选址,规划布局等提出了具体的建议,那曲市政府对于他们的援藏行为心怀感恩:“平时是求而不得,现在你们是不请自来,这是那曲市殡葬事业的福份。”。

  不幸的是,两位成员因高反倒下,昏沉无力,困于酒店,其余成员也有一定的高反;晚饭后,高原反应更加强烈,有一名成员因重度缺氧导致肺水肿,医生建议尽快连夜撤离那曲,回到低海拨的拉萨。情势危急,性命攸关,团队当机立断,连夜上演“生死大逃亡”,所有人的心都提着噪子眼,希望能够活着返回拉萨。因为多个高原路段有严格的限速,300多公里的路程,行驶了近5个小时。抵达拉萨,天色微亮,从海拔4500米到3600米,团队成员们的高原反应得到缓解,笼罩在心头的恐惧感也就烟消云散。

  适应西藏:休整过后,迎难而上

  “生死大逃亡”后,团队成员们一身疲惫。3月9日上午团队休整,以再次适应高原生活,下午在酒店,团队还与来自日喀则殡仪馆的设计团队进行了见面沟通,针对殡仪馆的软装设计方案,给出了系统建议。翌日,团队详尽地考察了布达拉宫和大昭寺,想从西藏经典建筑中汲取更多的设计创意与灵感。

  3月11日上午10点整,“西山殡仪馆整体设计讨论会”如期举行。西藏自治区民政厅副厅长江娟女士对盛兰联创的援藏之举,表达了热切的赞扬。CEO李爱兰汇报了“那曲市殡仪馆”、“日喀则市殡仪馆”开展工作的情况,且重点就“西山殡仪馆”扩容改建的整体方案进行汇报。

  会议中,大家针对地块功能布局以及建筑风格展开了热烈讨论。江娟副厅长做出重要指示,她说:“西藏是一个多文化融合的地方,建筑设计一定要因地制宜,尊重当地的民风民俗,要考虑充分西藏地域的特色,要有所融合,也要有所创新。西山殡仪馆的规划建设需要整体规划,分步实施,要注意建筑与环境的友好相处。”。

  会后,江娟副厅长一行与团队合影留念,给五天的援藏之行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。

  告别西藏:我放下过天地,却从未放下过你

  神奇的雪域高原,是梦开始的地方。五天的援藏之行,注定将成为他们此生温暖的记忆。“初到拉萨,我们肩头有圣洁的哈达在风中飞扬;旦增欧珠、强巴和普布扎西,三名藏族汉子的悉心关照;那曲市步步惊心的“深夜大逃亡”;大家吸氧工作,缺氧撸串的欢畅;林芝鲁朗酒店的约定……这些场景都在我们脑海中闪现。”坐在返程的飞机上,团队成员们情绪翻涌,感恩不已。

  布达拉宫门前的转经筒,转过一世又一世。大昭寺的经幡,飘散过多少历史烟尘。雪域高原所有用心的建筑,都能屹立不倒。它们如仓央嘉措的诗歌永流传,“我放下过天地,却从未放下过你,我生命中的千山万水,任你一一告别。”

免责声明:本网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,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

编辑:admin

资讯标签: